面向生活,发现美好

2017-05-29

我不知多少次想要去对现在的状态做出改变,甚至改变的计划都做的很“周密”,却又一次次的被自己所安慰,毫无作为,可我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 我是一个超级爱“幻想”,爱发呆的人, 我清楚地记得当自己意识到这点的时间,是在上初二的时候,那是的情境是刚下课,班里面很吵闹,我一个趴在桌子上,右手托着下巴,看着窗外发呆,这时候一个男同学,他的样子我还记得很清楚但名字忘了,他说了一句:“你看张博飞这家伙在这看啥呢?可在这儿发呆”,那时的我才意识到,哦,原来我这么喜欢发呆。还有一次是在高二的时候,那时候的班主任是地理老师,我还记得她的名字叫冯风,身材非常瘦,个子挺高,做事情雷厉风行,是个很干练的人。那时的我也不知道是因为啥,每次她上课的时候,我总喜欢盯着她看,目光跟随着一直看~_~,有时候冯老师看见我了,就会瞪我一眼,然后微微一笑,我就赶紧认真听讲。有一次在上课,我又盯着她看,这时候冯老师突然看到我问我“怎么了有哪里不懂的吗?”,课后冯老师把我叫到办公室问我是不是家里有啥困难,或者是啥事情不敢跟她说?记忆到这里就中断了。现在想想或许当时是因为害怕吧。之后就到了高三,搬进了旧的公寓和教学楼,不过那时候感觉旧公寓真的很有亲切感。记得高三的物理老师是个个子不高的男人,谈吐举止很“讲究”,我总觉得他是个很“虚伪”的人。可能是因为在我的记忆中和冯老师的反差很大吧,对这个人我的记得很清楚。记得那会我特别喜欢看班上后面坐的一个女生,不是很漂亮,有一点高原红,性格大大咧咧。我当时坐在前面,总时不时回头看她,而她有时候会发现我在“偷窥”,然后脸一红,而我也赶紧把头转过来了。我想那时候我是不是喜欢她呢,仔细想想不是,那原因就不得而知了,可能是我要给发呆找一个目标吧。总之,记忆中可能还有很多这样我发呆“幻想”的场景,但都已经变得模糊了。直到现在我有时候还是喜欢盯着某处一直发呆,思绪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沉浸在自己的“幻想”中,只不过跟小时候不同的是,现在更多的是用来逃避现实的一种手段。

“幻想”这个词在我这里定义可能和其他人不同,人们在“幻想”中思绪跑到了九天云外,很是自由,但是我觉得那时的我是非常孤独的,因为在这个过程中你的思绪自由,但是你人却被困在了原地,不得不由“别人”的一句呼喊才能把你唤醒,这时候你“恍然大悟”,回到“现实”,站在原地甚至都不敢向前迈出一步。这是很严重的“幻想病”,你虽然很清楚现实和“幻想”,但是在“幻想”中,你已经改变了自己此刻的想法,或许原谅了自己,或许是对眼前的事物有了新的看法,然无论如何它已经对现实做出了改变。或许这不能叫做“幻想”,它可能在潜移默化中已经成为了我的一种条件反射,然而这也是一个人成长的体现。

“面向生活,发现美好”,这是我在“患病”期间总结给自己的话,人总是要面对生活,要实在不行你可以 new 一个出来。总听到这样一句话,你改变不了这个世界,只能改变你自己。以前的我以为我虽做不到改变世界,但是我还是会不忘初心,坚持自己。但是当我坐在自己的工位,一天下来几乎都不需要跟别人交流的时候,我意识到你身处一个环境中,“它”在潜移默化中已经影响了你,变好或变坏。我心里还是明白这种影响是微乎其微的,说真的我已经爱上了引号和潜移默化这个词。

“时间应该是从5月份开始,那时的我开始进入一个很“诡异”的状态,那就是越发的容易原谅自己,时间一直持续到了现在,这种状态就像是泥沼,“它”慢慢把你拉向深处,过程中不断挤压着你的身心,让你感到压抑,呼吸困难甚至连“幻想”都变得很不稳定,让你无法去逃避。我需要一条“绳子”,不用“它”把我拉出来,只要能够让我抓住“它”,我会自己爬出来!”

到现在,我应该已经快抓住“它”了。

--nszb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