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别2017,迎接2018

2018-01-01

       时光如梭,转眼之间17年已经过去了。回顾17年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这些事情不断的改变着我,也不断的被我所改变,就像是进入了一个循环,无穷无尽....

       回顾2017

       17年对我来说是过得不好的一年。年初定的很多目标都没有实现,身体反而还胖了20斤,成了名副其实的“胖子”!_!。17年4月19号是我从博导离开的日子,博导是我毕业后来西安的第一份工作,在博导待的这两年我收获了很多,尤其是认识了“老大、贾哥、强叔、苟成哥、钱妈”....,从他们身上学到了很多做人的道理非常感谢他们,也认识了很多志同道合的小伙伴,总之博导就是一个让人流连忘返的客栈。
       从博导离开到9月下旬来到淘丁的这段时间,是我人生路上的一段蜿蜒崎岖的山路,它极其的难走,让我感到绝望,同时又磨炼我的内心。这段时间不得不说我是幸运的,因为我遇到了一位贵人,之说以说是贵人,是因为他给我很大帮助,让我坚定了以后的方向该怎么走。同时他也是一个志同道合的朋友,那段时间和他一起合作做了3个项目,也正是这3个项目让我度过了那段艰难的时期。也让我有了很多对于以后的一些想法,18年就正是大展拳脚的时候。
       总之,17年是我感觉过得最快的一年,或好或坏的事和人如白驹过隙,在我脑海里闪过,闭上眼,沉淀它。

       过年

       过年这个在中国人内心里有着巨大分量的节日,但对过年我其实没多大的感觉,能够在这一周多的时间里陪在爸妈身边就足够了,这种感觉自从工作后是一年比一年强烈了,过年回去只能待那一周多,而且自己到了26、7这个年龄还单着身,回去就是相亲相亲....,陪父母的时间算算其实没多少了。
       在学生时代因为有着寒暑假,早早就回家去了,临近过年的时候帮着家里大扫除、置办年货等等,这些就够忙到除夕的了。在我们当地也有着自己独特习俗,村子里那会还要每户人家出个人,帮忙去巷子里挂彩旗,各队挂各对的,完工后可以去“陶祠”那里去领取20块钱。村里还会给70岁的老人发一些煮饼和“养老钱”。家里面过年都会在大门两侧去插上柏树枝,奶奶还会在柏树枝上绑上彩色的绳子。那会还要给各个“神仙爷”贴画像烧香供奉吃喝,为的都是求个心安。除夕的那天晚上到了12点各家都还会在门口“烤旺火草”,“烤旺火草”有个习俗就是都不准大声说话,“旺火草”是一捆有1.5米左右高,立起来点着了,大家就围着转,手里面还拿着馍,做这样子烤一下就咬一口,然后从“旺火草”中间跳过去,想想就很刺激。这是我最喜欢的习俗了,因为在那种环境下在自己家门口一家人围着火堆悄悄地说着话咬着考的很香馍....,现在回想起来心里头是真幸福。但是这些习俗在今年没有,奶奶走后三年,家里头是不准过这些习俗的。
       今年过年,家里头也发生了大的变化,先是小卖部的那间屋被爸爸改造成了卧室,也装上了暖气,厨房也装上了锅炉,今年的冬天没感觉到一点冷意,身体暖心里头也暖。今年院里也养了鸡,家里的鸡蛋也都是吃自家鸡的。姨姨家的吉娃娃也放到我家来了,“老笨、小笨”也多了一个伴“小米”,三个小家伙在一块玩的不亦乐乎。“老笨”的身体也是越来越不行了,毕竟都10岁了,睡觉也都打呼噜,比人打得还厉害哈哈....,过年邻居放炮、家里走亲戚那么大的声音,“老笨”也不搭理,自顾自的睡觉,看来是也要走了。

@老笨小笨和小米|center

@老笨小笨小米和我|center

       还有几件事我也想记录下来。过年回去我才知道爸爸的头发一直是妈妈给他剪的,爸爸现在也谢顶,自己说是不愿意去理发店剪,就买了个推子,大年30的那天让妈妈在院子剪了,我也拿上推子修了几下,心里头不是滋味....,我还拍了几张照。还有一件就是旭旭今年领着他的未婚妻回来了,初四那天来我家看大姑,我看了下挺好的,女娃是渭南的,感觉也很是情切。舅奶奶头发也不再去染了,一头花白看的我很心酸,还有太多太多事情都在发生着改变。总之,今年过年给我的感受就是这个大家族现在已经到了另一阶段了。

— 丞相府的陪读书童 2018.01.01